除了阿里,这些圈内公司也敢与政府”叫板”

编辑: 28 / 01 / 2015 708 次围观
0

马云在达沃斯峰会上“要和政府谈恋爱”的话音刚落,阿里就和工商总局“打情骂俏”了起来。淘宝官方昨天转了一条名为“80后小二心声”的微博,文中对官方2014下半年的网购抽检结果进行了质疑,甚至还直言总局网监司“吹黑哨”。淘宝一言既出,便引发了舆论的哗然,有人赞阿里敢和政府叫板,也有人认为如此回击纯属心虚。

res01_attpic_brief

吃了亏的工商总局怎能善罢甘休,一纸《白皮书》狠狠地敲打了阿里一把。阿里随即删除了那篇“心声”微博,但他们很快发出声明表示将正式投诉网监司司长失职。阿里其实不是头一次回跟工商总局乃至政府部门杠上了,难道这就是“和政府谈恋爱”的最佳方式?小内发现,在互联网圈竟然还有不少企业都曾有过这样的“壮举”。

险中求富贵的小米

在2014年,小米继续保持飞速发展但也开始遭遇到成长的烦恼。7月底,台湾同胞率先向他们发难。小米台湾公司于2013年底先后举办3次针对当地用户的红米手机抢购活动,经台湾公平委员会调查,实际提供的资格数与公布的数据严重不符。据此,他们判定小米违反了公平交易法并处60万新台币罚款。小米虽然事后发出了道歉微博,但回应中却很带酸味。根据微博所述,F码也被计算在内,这样一来小米就只少了30台而已。好一个“只少了30台”,小米竟然也天生骄傲起来。

“数据门”还只是小米在多事之秋前的一场热身赛,9月份开始,多国媒体都报道了有关MIUI网络短信功能会导致用户隐私的消息。由于问题明显且证据确凿,小米只好频频道歉并表示会在系统升级中解决这个问题。由于涉及敏感的用户隐私问题,上次“轻饶”了小米的台湾有关部门决定进行深入调查,如果判定存在网络安全威胁则小米将会与Line一样遭遇封杀。幸运的是,台湾监管部门最终“变脸”,判定小米手机合乎规范。

金秋十月,惊魂未定的小米因同样的隐私问题被印度军方封杀。印度作为最大的海外市场意义非凡,小米马上以火箭速度在当地设立了数据中心以试图平息问题,并派出大将雨果前往周旋。可一直试图扶植本土品牌的印度政府怎会放过任何打击小米的机会,爱立信与小米的专利官司一开打,他们便喜闻乐见的在全印度让红米系列停售。虽然小米后来凭借高通的庇护涉险过关,但在那柄悬在空中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却从未落下,印度政府随时可能施以致命一击。

虽然小米手机在国内还畅通无阻,但智者千虑的“雷布斯”还是因为一个疏忽痛失好局。一心想布局于内容的小米老早就推出了小米盒子,可面对异常强大的广电总局,这块蛋糕实在太难分。不到半年,小米就与同行们一样被广电约谈。一份“181号文件”,让所有的盒子顿时武功全失,小米此前花了大价钱打造的内容资源也顿时陷入近乎白瞎的处境。与前面那些和监管部门单兵对垒不同,这次是广电手持“大棒”狠敲了整个盒子领域,小米只有挨打的份。至于小米小盒子能否再掀起多大波澜,发布会时观众们的平淡反应已经给出了预示。

俗话说“富贵险中求”,对于小米这样的成长型企业来说,想实现高速的发展的确需要承担很多风险。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小米在去年因为涉及广告虚假宣传和贬低对手先后遭到共计15.5万的行政处罚。想成为行业的领军企业并冲击500强,小米今后恐怕还得变得再乖一点,起码要在政府眼中是听话的。

碰了不该动的蛋糕

前面我们说到小米因为盒子产品被广电狠狠打压了一把,其实广电刀下的冤魂又何止那些盒子们呢。早在方兴未艾的2008年,视频网站们就遭到了空前的打击。曾经辉煌的56网,在那段时间里就遇到了灭顶之灾。由于网站管理层的政治敏感度不够,政府公关能力也不足。在那段时期,56网非但没有花大力气去搞定牌照问题,反而还继续在视频审核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最终面临的是闭站整改一个月的处罚,由于他们当时“不太听话”,公安和网管部门去机房拔线“摁倒了这熊孩子”。这失去的一个月,让56网的命运发生了大逆转,从此他们只能目送优酷、土豆等对手远去。

如果说56网是因为骄傲而不听话才招致大劫,那6年之后覆灭的快播就纯属自食其果。自从剑网行动开启以来,一直和色情/盗版走在一起的快播非但没有划清界限反而越陷越深。CEO王欣的说法是“我们专注于技术,不问内容”。他们明知服务器上存储了大量非法视频却不闻不问,反倒进一步拿技术当伪装利用那些非法资源来谋取利益。2013年底快播因版权问题被判罚款25万,一心只看利益的王欣却执迷不悟。2014年4月警方的上门查封,8月份王欣韩国落网,快播最终走向了覆灭。

接下来我们要说的是桩奇案,奇在竟然可以动了政府的蛋糕还一度安然无恙。2012年,域名投资人郑敏杰发现包括天津、南京、重庆、广州等多地政府及部门的域名均早被抢注,抢注者并非政府部门而且注册材料是伪造的。随后他一举起诉了CNNIC与抢注方三五互联,被抢注域名的各地政府及部门闻讯也纷纷报案。由于牵涉政府在内的多方,舆论当时高度关注案件的处理。因为有明确证据显示域名的注册材料存在伪造,CNNIC方面随后便撤销了10多个相关域名的注册。自觉无法圆场的三五互联也发出了一个紧急声明,表示公司仅代为注册未有实际参与造假。可“政府头上动土”的代价是惨痛的,虽然官司和解,但三五互联因此业绩损失巨大,股价低迷了近一年。

面对市场的监管者——政府,互联网企业倘若动了不该动的资源,纵使可以一时平安无事,最终都会遭受到法律法规的处罚。甚至哪怕是在合乎法规条件下瓜分了政府的资源,长期的诉讼或者行政的压力也会让企业不堪重负选择放弃,德国公司Medianet GmbH在与政府鏖战两年之后便是迫于财力不支上交了宝贵的deutschland.de域名。

硅谷巨头和美国政府的攻防战

抛开前面那些作死行为不说,这么看来,似乎合法的情况下互联网公司也干不过政府咯?非也非也,高智商的互联人有自己的办法和政府周旋。2013年“棱镜门”事发,硅谷群雄顿时哗然了,他们的中央服务器竟然被政府所利用。所有的涉及个人隐私的数据均被NSA和FBI“拿着放大镜在监控着”,这对于崇尚自由平等的互联网行业来说无异于天大的侮辱。

当年12月,硅谷8大巨头公司联名发表了一份致中央政府的公开信,敦促对原有的网络监听活动及早进行改革。可白宫方面对于来自西海岸的声音似乎不大在意,他们很官腔的表示已经开始对国家情报局的监听计划进行审查,改革方案会尽快提交国会。可这一等就是100多天,到2014年4月竟还没有任何消息放出。作为硅谷新一代领袖,扎克伯格挺身而出致电奥巴马,表达了对于政府不作为的不满并希望总统推进改革。可这一通“越级”的电话依然没有带来任何实质效果,扎克伯格失望地在Facebook上写到,“和总统的通话不会在短期内导致任何改革,呼吁广大用户为一个更安全的互联网而努力”。

不仅与政府大打口水仗,硅谷巨头们还通过挖墙角来挑战着权威,他们甚至把手都伸到了总统身旁。Uber为了能吃透政府关系,今年8月份挖来了奥巴马的竞选活动主管普鲁夫。苹果更是一度将白宫的发言人卡内挖来做PR主管。甚至阿里巴巴也跑来凑热闹,从财政部挖来了威尔金森负责国际事务。此外,号称Facebook一姐的桑德伯格,进入硅谷圈子之前也在财政部工作。来而不往非礼也,在白宫的新媒体团队里同样也拥有从谷歌、雅虎投奔而来的斯坦顿和菲利普斯等人。比起前面嘴仗的有去无回,人才硅谷巨头和政府之间的人才争夺倒是有声有色。

总体说来,互联网公司和政府打交道比市场商业竞争需要更多的智慧,除了不碰不该动的蛋糕之外,也要善于把握住趋势,甚至敢于发出自己的声音。论“和政府谈恋爱”的正确模式,小内认为乃“不依附、不恐惧”是也。

猎牛网
猎牛网 编辑
双引号 猎牛网是一个专注科技观点和智能硬件评测的科技媒体,这里有各领域资深人士针对产品给出的专属测评报告和最新的科技资讯,全方位解读移动互联网。 双引号

发表评论

*

*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