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村乐”能打通“互联网+”下乡最后一公里吗?

编辑: 16 / 04 / 2015 1,091 次围观
0

“村村乐是干啥的?”

估计有很多城里人未必知道。但是,就是这个城里人知之甚少、听上去让人自然联想到“农家乐”的“村村乐”,号称要打造最具创新力和影响力的“中国农村市场渠道推广平台”,帮助互联网企业打通“互联网+”下乡进村的“最后一公里”。

村村乐

这到底是它们“疯言疯语式”的“天方夜谭”,还是“乡下人进城”但“包里有货”呢?

要想搞清楚这个问题,可能需要先梳理下当前制约“互联网+”战略下乡进村落地的“中梗阻”有哪些,这个所谓的“村村乐”又能做些什么。

三大“中梗阻”制约“互联网+”下乡进村

众所周知,自“互联网+”写入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后,上升为国家战略的“互联网+”也成为各地政府和各类企业紧挂嘴边的“口头禅”。

但是,不容忽视的是,如果说“互联网+”在东部地区或一线城市,属于“水到渠道”之事,那么,“互联网+”要想在西部或农村落地生根,还有多道“中梗阻”亟待破除。

首先,“家家能上网”亟待普及,从农村互联网或农村电商普及的角度来看,首当其冲的是要解决农村用户上网的硬件问题,包括网络接入以及上网设备(电脑、智能手机)等。只有解决了“能上网”问题,才有“上网干啥”并进而产生交易的可能。

但是从农村用户的角度来看,如果“为什么要买电脑、为什么要上网”这两个最基础的认识或理念问题无法破解的话,那么,农村用户的上网积极性是无法激发起来的。

而要解决这个问题,最重要的是,要让农村用户切身意识到并感受到,上网能给他的生活尤其是收入产生实质的影响。

直白的说,就是互联网必须真的能帮他们“发家致富”,否则,他们还不如农闲时“打麻将”。

其次,“随处可上网”有待建设,一如互联网在城市或东部地区的普及和发展路径,在解决了“家家能上网”的基础问题后,为了培养农村用户的上网习惯,需要加大“随处可上网”的建设力度,在农村用户聚集的地方,比如小卖铺,加大wifi等上网热点的建设和投放。

只有形成了“网络无处不在”的使用环境,才能让农村用户在农忙之余逐步形成手机或电脑上网的新爱好。

其三,“产品”下乡渠道待畅通,有网了、能上了,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上什么网?除去游戏、视频网站外,还有很多电商网站,但是,对于农村用户来说,选谁上谁,则有待于适合农村用户的宣传推广方式。

事实上,不论是早年史玉柱的“脑白金”,还是现在的摩托车、热水器等电器,他们下乡进村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刷墙广告”。

如今,在“互联网+”下乡的强劲东风下,包括京东、淘宝等在内的电商平台,纷纷加大了“刷墙”力度,但是,相对于城市用户集中,农村用户则呈现出较为显著的分散的特点。如何更加有效、更加快速且更大范围的“刷墙”是摆在京东、淘宝们面前的共同问题。

“村村乐”靠啥打通“互联网+”下乡中梗阻?

诚如前述,“互联网+”下乡进村有三大“中梗阻”亟待破解,概括起来就是“理念、体验和价值”。

对于农村用户来说,如何才能让他们更好的感知“互联网+”的好处或实惠?说到底,就是要让农村用户能从“互联网+”的普及中获得“真金白银”。

那么,名不见经传的“村村乐”凭啥能打通“互联网+”下乡的三道“中梗阻”呢?

首先,村村乐让“刷墙”成了农村用户触网致富的新体验,不同于传统的“刷墙”模式,村村乐搭建的“刷墙”平台,能让农村用户直接参与其中,并快速变现。

在村村乐平台上,村村乐对接上游“刷墙”广告投放方,根据上游投放区域的要求,相应区域的农村用户可以在平台上“认领”。

通过建立这种“刷墙”对接平台,村村乐不仅让农村用户快速触网,还通过接单“刷墙”,取得了收入。

显然,只有让农村用户切身感受到互联网给其带来的好处,才能持续吸引更多的农村用户参与其中。每年上千万的“农民工”流动,说明了对农村用户来说,“致富”是农村用户最朴素也是最根本的需求。

其次,村村乐搭建了庞大的网格化农村用户互动渠道,村村乐网站号称覆盖了全国范围(包括港澳台),遍及省、市、县、乡村5级渠道,涵盖有34个省、347个市、3147个县、45193个乡镇、660521个村庄。

相信很多人对其真实性都心存疑虑。不过,当了解了其运作模式之后,这种疑虑可能就不会有了。

面对庞大的村庄覆盖数目,村村乐采用了“化整为零”的管理模式,即将所有农村划分为各个分站,并设立站长进行管理。在选择“站长”方面,则将目标瞄准了科技致富带头人与大学生村官这个平凡又特殊的群体。目前,在村村乐网已累计全国各地站长10余万人,致力于网站管理、市场推广、市场开发以及招商引资等工作。

显然,不论是“村官”还是“致富带头人”,这些人都是在农村地区中最具号召力和影响力的群体,村村乐通过精准“网罗”这些关键人群,确实有可能有效覆盖数量庞大的村庄。

由此可见,在“互联网+”国家战略下乡进村中,类似村村乐这种,一头抓住数量庞大的“村官”群体,一头对接规模巨大的“刷墙”需求,搭建平台对接需求,不仅解决了农村用户致富的问题,还有效解决了互联网产品或服务下乡进村前的“品牌推广”问题。

那么,看上去成功解决了农村用户“为什么上网”、“上网做什么”等梗阻问题的“村村乐”到底能走多远呢?

前期,这可能还要取决于“互联网+”下乡的厂商需求规模和其真正能覆盖的村庄数量,而在后期,则取决于它还能如何让前期积累的用户持续从互联网中受益(除了“刷墙”)。

否则,类似村村乐这种模式,很可能会像很多“昙花一现”的互联网公司一样,扑腾两下就杳无音讯了。

李俊慧
李俊慧 编辑
双引号 李俊慧,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长期关注互联网、知识产权、电子商务等相关法律、政策及监管问题。 双引号

发表评论

*

*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