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十一正当时,聊聊”阿里有难,八方点赞“的背后

编辑: 11 / 11 / 2015 882 次围观
1

马云因阿里巴巴被状告为假货提供销售平台的事心烦意乱,所以去求见一位德高望重的禅师。 禅师沉默不言,意味深长的拿出一个热水袋往里面倒热水,倒满之后,轻轻一抖,热水袋突然就炸开了。马云若有所思的说:禅师的意思是这次的难关会像这热水袋一样不攻自破?还是说 …我不应该自我膨胀?禅师摇摇头,说:这是我在淘宝买的。

一觉醒来,一则马云谈Gucci等品牌商状告阿里巴巴售假的消息又触碰到了双十一之前的敏感区。

1222

上周五,即11月6日,福布斯中文网在其首页最显著的位置刊发了《“权势人物”马云与“造假恐怖分子”:阿里巴巴如何应对贪婪的兄弟与愤怒的盗贼》,这可能是阿里巴巴和马云最不希望看到的。

在该报道中,谈到马云在被问及对于法国奢侈品巨头开云集团(Kering SA)起诉阿里巴巴平台侵犯其商标权并且贩卖假冒商品的态度时,说他 “几乎是从沙发上跳起来”的,文中称马云表示“我宁可输掉这场官司,宁可赔钱”,“但我们会赢得尊严和尊重”。

今年5月,开云集团旗下多个奢侈品品牌在纽约曼哈顿联邦法院对阿里巴巴提起诉讼,开云集团宣称,阿里巴巴共谋参与其平台上以“诈骗”的方式销售假手提袋、手表和其他商品的行为。开云集团旗下的奢侈品品牌包括Gucci和Saint Laurent等。

这是不到一年时间内,开云集团第二次以相同原因对阿里巴巴提出诉讼。而此前,马云曾表示,“今天什么事情越顺,我反而越担心。今天有人告我们了,明天要起诉我们了,后天又有人来游行,都是好事,因为说明在慢慢地平衡。”

说到这里,小内突然想起来这么一则段子,说马云因阿里巴巴被状告为假货提供销售平台的事心烦意乱,所以去求见一位德高望重的禅师。 禅师沉默不言,意味深长的拿出一个热水袋往里面倒热水,倒满之后,轻轻一抖,热水袋突然就炸开了。马云若有所思的说:禅师的意思是这次的难关会像这热水袋一样不攻自破?还是说… …我不应该自我膨胀?禅师摇摇头,说:这是我在淘宝买的。

段子当然只是段子。事实上,自从阿里巴巴上市后,确实对淘宝上的售假行为展开了许多更为严格的制止措施,包括关闭售假店铺,与品牌合作打假,这些“明显努力”的措施使得淘宝能够于2012年被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从其黑名单中删除。目前 USTR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正在制订新一年的“恶意市场”名单,预计将在不久公布。

据路透社消息,因假货问题备受质疑的阿里巴巴目前正在努力游说USTR,避免旗下购物平台再被列入黑名单。显然,如果淘宝和阿里巴巴 B2B 平台 Alibaba.com 因为销售侵权和假冒商品再度被列入USTR 的年度“恶意市场”名单,对阿里巴巴正在筹备的国际双十一和近期低迷的股价都将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今年1月份,国家工商总局指责阿里巴巴存在主体准入把关不严、对商品资讯审查不力、销售行为管理混乱、信用评价存有缺陷、内部工作人员管控不严等 5 大问题,导致阿里巴巴市值蒸发 370 亿美元,网友戏称相当于跌掉了一个京东或三个唯品会。

在美国上市的阿里巴巴,面对着让它焦头烂额的一揽子问题,比如中国经济态势、比如淘宝假货问题、比如卖家和公司内部的欺诈丑闻以及外国品牌的诉讼官司。这些问题时常让阿里巴巴在美国面临指责和诉讼,并给了美国做空者以机会,阿里巴巴股价周五股价曾一度大跌5%,最终报收83.61美元,跌幅为2.07%。这个时间节点非常耐人寻味,此时距离年度消
费狂欢节“双十一”只有3天多的时间……

中国“双十一”购物狂欢正在吸引全球的目光。

在惊讶于中国人堪称恐怖的巨大购买力之余,西方人也总是忘不了关注淘宝“假货泛滥”的现状。显然,《福布斯》找到了西方人在面对马云时的典型困惑:即使外国品牌对淘宝的现状仍旧充满着不满情绪,但即便对于最愤怒的品牌而言,马云看上去也太有权势、太富有且太被需要了,以至于他们无法强迫他作出改变。虽然无数客户抱怨说被淘宝网的卖家坑,但还是有更多的客户开心地参与其中。

其实,仔细看一下福布斯的那篇文章会发现,作者Michael Schuman不仅不看好阿里巴巴,也同样唱衰中国经济,曾写过《为什么中国将发生经济危机》等文章。有趣的是,在去年的双11节后,福布斯也曾刊发过针对阿里巴巴的文章《中国网购节虚假销售:阿里巴巴有没有可持续的生意?》,而该文的作者Gordon Chang,有可能是过去10年鼓吹中国崩溃论的那个人。期间施为,何其相似乃尔。

福布斯的文章看似中立,实际上充满了西方人的主体优越感和对中国市场的偏见。

文中称,“在中国,仿造绝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19世纪,美国商人就会让中国作坊制作名画的廉价复制品。但是,在20世纪80年代中国开始其走向自由市场资本主义的历史性转变之后,假冒行为很快就变得更加恶劣。”

真不知这位歪果仁先生是记性不好还是历史不好,贵国的仿造历史可是打18世纪就开始开花结果了。随便提两个名字,叛徒斯莱特和剽窃者厄洛尔,前者给美利坚带来了大英帝国的新式纺织机设计,后者则直接偷回了约翰牛的织布机设计,顺便说一句,曾任美国总统的安德鲁·杰克逊后来称斯莱特为“美国工业革命之父”。更不用说19世纪后期到20世纪前半叶这段时间,那时候的美国可是全球最大的山寨国家。美国的工厂常年盯着欧洲的同行和实验室,只要一有什么新技术出来,“勤劳勇敢”的美国人民就会在第一时间山寨出来,然后以更大的产量倾销到全世界。当时世界市场上的阿司匹林,8o%来自美国,但其中有专利授权的却不到十分之一,把拥有专利的拜尔公司气得直瞪眼

当年狄更斯访问美国时,曾向美国人抱怨他的小说在美国卖得满大街都是,却从未给他带来哪怕一便士的稿费。美国国会理直气壮反驳曰:“俺们国家还不发达,应该让贫穷的老百姓以较低的价格获得知识或者娱乐,况且出版社不向国外作者支付版税就可以降低书的价格,就能够吸引更多读者,因此从长远来看会提高作者的知名度和长期收入……”云云。估计当时狄更斯同学的内心是崩溃的… …

还是美国经济学作家查尔斯·莫里斯说得好,“如果19世纪的美国发明了可窥视英国工厂的魔术望远镜,他们肯定会使用它”,“今天,中国就是那个新兴的上升力量,而美国却成了防范年轻崛起者的霸权。对中国而言,美国扮演的角色同两百年前的英国毫无两样……而当年美国的野心则比今日的中国大得多……指责中国缺乏道德并无意义”。
说了这么多,并不是要为阿里摇旗呐喊,毕竟马云又没给我钱。小内的意思是,在对于所谓“假货”的定义上,中国人和歪果仁的定义可能并不相同。我们所认为的假货,是假装正品的冒牌儿货,而不是显而易见的廉价商品和标明仿制的复刻品。30块钱的包包打个LV的logo你就硬要说它影响了LV正品的销售,那小内除了呵呵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马云认为,打假不是一件非黑即白的事情,“如果你只是简简单单地说声’把它拿下’,那么这对于那个人(卖家)而言是不公平的。我们也必须保护这些人,而不只是保护品牌企业。你必须关心所有人,维护他们的权利。”在马云看来,打假的有效手段应该是携手合作,而不是“杀死士兵”。这些言论在与“我宁可输掉这场官司,宁可赔钱”,“但我们会赢得尊严和尊重”等话拼接起来之后,产生了极好的招黑效果,大家纷纷怒喷马云,表示“阿里有难,八方点赞”。

猎牛网
猎牛网 编辑
双引号 猎牛网是一个专注科技观点和智能硬件评测的科技媒体,这里有各领域资深人士针对产品给出的专属测评报告和最新的科技资讯,全方位解读移动互联网。 双引号

发表评论

*

*

  • 微果科技

    很不错的网站。有意思

    2015.11.11回复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