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屏蔽快的分享红包,腾讯涉嫌不正当竞争

编辑: 25 / 11 / 2014 1,155 次围观
1

最近微信朋友圈代购达人们刚刚消停,步入眼帘的滴滴打车红包分享堪称霸屏,到底发生了什么,当初免费打车的时代又回来了?原来腾讯为了竞争市场,屏蔽了快的打车的微信红包分享功能,借此举送福利拉拢用户,形成市场垄断,滴滴打车则可以在微信圈内畅通无阻,而快的打车则被拒之门外。为此笔者还是希望腾讯旅行开放的承诺,把选择权交给用户,维持市场竞争公平性,做好自己让大众选择你才是真正的主导者。

目前快的打车和滴滴打车软件已经成为打车应用届的主宰者,在告别“简单粗暴”的“烧钱大战”后,两者间的争斗正在“走偏”,有律师认为,腾讯这种行为涉嫌不正当竞争,而也有人指出,快的“金主”阿里旗下的淘宝,坚持屏蔽来自微信的访问请求。双方都在依靠自己的优势地位打击对手,打车软件市场的公平竞争,也由此蒙上了一层阴影。

20141125084429863

猎牛网(www.lienew.com)发现,此前使用快的打车软件获得红包链接可在我微信朋友圈内分享,但目前再此分享,微信却以惊叹号的方式提示发送失败。

为此快的打车关于遭腾讯封杀也做出声明,严重违反了《反垄断法》中的相关规定——禁止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从事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快的号召网友们帮快的想办法,如果办法好的话快的会向用户发放10元打车卷作为奖励。

记者与腾讯微信相关人士联系,但未获成功。不过,有媒体援引微信方面的回应称,“快的红包之所以无法在朋友圈分享,是由于涉及诱导分享”。

“关键看用户分享红包有没有违反微信自己制定、公布的规则”,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赵占领律师对IT时代网、IT时代周刊记者说,用户跟微信之间是一种服务合同关系,微信制定并公布的规则也属于合同的一部分,用户需要遵守,屏蔽用户分享红包的话,关键看分享行为是否违反用户协议约定。

对于“诱导分享”的说法,腾讯在去年年底时,曾发布“微信公众平台关于诱导分享行为的公告”,其中称,“我们反对不正当利用公众号群发消息的功能破坏用户体验的行为,特别是通过群发消息等手段强制或诱导用户分享至朋友圈的营销行为是我们所不鼓励的(例如通过奖励诱使用户进行分享、强制要求分享至朋友圈即可查看等行为)”。

“腾讯可能依据的就是这个公告进行屏蔽的”,赵占领对记者说,“不过这个好像针对的是公众号,对于用户通过朋友圈或者直接通过微信发给单独发送,我不清楚他们依据的是哪个规则进行屏蔽的”。

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姚克枫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认为,腾讯这一做法并不合理,“这种行为涉嫌不正当竞争,不符合市场规律”。

实际上,快的和滴滴的争端很早之前就出现过。去年年底时,嘀嘀打车在向司机推送的语音信息中,就曾直斥“某打车软件”在近期对嘀嘀打车的客户端进行攻击,并有恶意卸载情况出现。由于当时该信息中明确提到该软件“新增了支付宝付款功能”,而快的打车当时也确实和支付宝建立了合作关系,因此,外界认为,嘀嘀软件将矛头直指快的打车。快的打车方面则表示,这是嘀嘀打车在刻意抹黑。从那时开始,两者间的争斗就从台下摆上了台面。

有赖于之前的“补贴大战”,如今快的打车和滴滴打车两款APP十分具有竞争力。记者近期在北京打车时,有“的哥”就表示,虽然不像之前那样火爆,但现在使用打车软件的乘客仍然很多,“用滴滴的多一些,比快的要多”。

猎牛网经过查找资料了解到,嘀嘀打车于2012年9月9日上线,之后业务发展覆盖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大城市,后来获得腾讯注资。另外一方的快的打车则由杭州快智科技有限公司孵化,并于2012年夏天投入使用,是国内首款打车应用,后来,其发展的势头被阿里巴巴看好,后者也选择以资本的形式给予扶持。

业内此前就普遍认为,两家公司先后获得大佬注资,虽然阿里和腾讯都没有站到战争的“前沿阵地”,而是以资本的力量为其扶持的对象提供“弹药”,掌控着这两家打车软件公司的战争局面。这对于主要拼资本的打车软件市场的最终格局至关重要。有分析师曾说,大佬们看中的并不是打车软件本身,而是以打车软件为入口将集团产品进一步对接后形成的闭环,以及用户对软件产生黏度后的无限“想象空间”。

猎牛网
猎牛网 编辑
双引号 猎牛网是一个专注科技观点和智能硬件评测的科技媒体,这里有各领域资深人士针对产品给出的专属测评报告和最新的科技资讯,全方位解读移动互联网。 双引号

发表评论

*

*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